日本生死書

暫時只有日文版的「日本生死書」

暫時只有日文版的「日本生死書」 | © Bunpei Yorifuji

偶爾在一本日本雜誌內看到這麼一系列插畫,就喜愛了她!須說不知日文的意思,好一些只要加一 些想像,剎那便猜到內容呢!

就此作一些猜想,總結它的內容。《死亡目錄 The Catalogue of Death》的作者 寄藤文平 本身是設計師兼插畫師,這書可說是他一手包辦。而之前有一本與藤田純一郎合著的作品《大便書》,已被台灣小知堂出版翻譯成繁體中文書。全書的插圖手法是用同一種無透視視點的工業產品 立體表現法,用自由的筆法,加上一隻鮮黃色點綴。風格統一,令意念很容易地傳達。這立體表現法中,左斜向上主軸一般代表活體的生存時間軸,或會加上歲數及死亡時間點。至於垂直向上軸代表該活體的靈性修為的標示,有些會代表該名人的地位高低,有些也就是純粹高度的代表軸。總括,就是不明白日文,也能概括了解 其所以言。

這書的插圖大概可分成兩個類別,其一是講述全世界的一些著名人仕或神的一生,如耶穌、佛陀、甘地、希特勒等。其二是描述世界各地對人類生死的思法,如佛教 輪迴概念、北歐遠古人神的關係,又或是一些荷里活電影的死亡片段,更有作者本身對人類生死的詮釋。作這書可要閱讀大量書籍,由此可見作者所花的時間可多。 此書的插圖清晰表達,縱使不明白日文,屬收藏之作,也大可待台譯本出版!

Advertisement

日式Styling之標籤—Eri Utsugi

Eri Utsugi 06/07 F/W Show

Eri Utsugi 06/07 F/W Show | © Fashion Strategy Forum

當大部分時裝專欄也在寫 Frapbois 舊帥 宇津木 Eri Utsugi,從新以 Mercibeaucoup,(請 緊記,是有 comma 的。)品牌為名開新一季時裝秀,我想來湊湊熱鬧也無妨吧!不要笑我太out、 不夠前、走得慢⋯我只覺不應亂胡說,最少拿多些資料,還假裝深思了很久。

Eri Utsugi 剛刪發放的時裝秀,以「Survival」為軸、野生動物為題,配合她個人的時裝理念「Clean, Fun and Beautiful」,設計了一整系列充滿日式 styling 的、fun and cute 的人類 second skin。主軸帶著一貫日本設計師的獨有哲學,特別卻是她的演繹手法。五彩紙碎 confetti 不斷從天上灑下,而一眾模特兒們拿著長柄掃帚,沿著地上間 隔了的「競賽跑道」上邊行秀邊刷掃。看罷手塚治虫的作品《佛佗Buddha》及前 陣子從喀麥隆取靈感回來的她,不是胡亂搞作,而是她意識到動物界在較量著一場 沒完沒了的生存競賽。壞事情會一天一天不停地降臨,動物們不斷地處理這些事情,也只因達爾文的一說—物競天擇。

Nagi Noda作品

Nagi Noda作品 | © uchu-country.com

另一方面,日本人式 fun and cute 風格可說是別樹一幟,在前陣子介紹過的日本廣告設計師 Nagi Noda 的 Portfolio 內,也不乏 fun and cute 的動物造型設計。這趟, Eri Utsugi 玩弄擬人化的動物造型 styling,由化妝至髮飾,絕對是出神入化。不過,我還是覺得服裝上的 styling是 over-styled 了、 過火了。由內至 外的 layering 是恰到好處,但由頭至腳的 layering 總覺用上過多不同的 print 或 motif,及有些襯上不襯 safari 的藍色服裝。須則 未設定至最極端日式 styling 的模樣,也算是一趟可標籤為日式 styling 的雜作。

日式 styling 的章規便是沒有章規,只按個人的喜好及意志,造出個人化的 style。不管那是突出自己長處抑或短處、那是潮流時尚抑或老套調子,造出多 layering 的、自家獨有 D-I-Y 的、俱創意的 styling。請注意:他們的特色是 D-I-Y 自創,所以原創。

話說二次大戰後,愛美的日本年青人為要突出個性,需要裝身一翻。但可惜沒有過多的零錢,唯一的辦法便是用父母或自己的舊服來一個自家動手創作。時至九十年代初日本的泡沫經濟爆破後,類似的情況又再發生。社會階層斷裂,比戰後更嚴重;但街頭服的精采比戰後更趨百花齊放。現在, 日式 styling 在街頭處處可見,這場街頭服飾大戰下,他們每個人的 D-I-Y 功力已經訓練成大師級。數十年來,日本出產了很多位出色時裝設計師,還在歐洲大放異彩。六、七十年代,有高田賢三 Kenzo Takada山本寬齍 Kansai Yamamoto三宅一生 Issey Miyake山本耀司 Yohji Yamamoto川保久玲 Rei Kawakubo 等;近期,則有 Zucca 的小野塚秋良、Dress Camp 的岩谷俊和、Undercover 的高橋盾,當然還有宇津木 Eri Utsugi。這正是日 本的泡沫經濟爆破後,所衍生出創意經濟。所以經濟不景不一定是壞事,只要識運用創意,這場物競天擇比拼中,才能勝出。相反地,在經濟不景下也繼續只向錢 看,只落得如吸食毒品一般的不斷輪迴的下場。

延續浪漫:《PLUTO》

早期的《小飛俠》

早期的《小飛俠》 | © Osamu Tezuka

早前曾以後 Space Odyssey 時代留言,講及二十世紀六十年代的人們對二十一世紀的 憧憬,及如何看代這個二十一世紀的處境。就日本的手塚治虫繪畫了漫畫《鐵腕阿童木》的時間作出更正,作者應該早在一九五二年已經開始創作漫畫《鐵腕阿童木》,而在一九六三年以動漫在日本首播。人們對太空時代的 憧憬不竟沒變,證明這憧憬在更早的時期已經蘊釀。

有時,當我坐在這電腦前,會覺得很乏味及乾枯。不是「電車男」那種,而是這時代沒有應有的浪漫,沒有了浪漫主義。不要對我說盼望中國黑洞式經濟增長是何其浪漫,又或 Undercover 的黴爛 But beautiful I & But Beautiful II 系列是那樣盡顯浪漫主義。盡管馬克斯/共產主義的「成敗」仍有著很多未知數,但是相信在五、六十年代仍是學生、現在卻是中年人,對當時期憧憬著「解放」浪潮, 仍覺是浪漫。

最新漫畫《PLUTO布魯圖》

最新漫畫《PLUTO布魯圖》

在八十年代之前,有很多思潮及運動不斷萌芽、幻滅、萌芽、幻滅⋯人民可以對一些理想及哲學,有足夠時間討論及了解,最後凝聚及追隨。對理想追求的徹徹底 底,這樣才是浪漫。在八十年代以後,有了很多快速的資訊網,尤其這電腦網絡,一切變得冰冷,討論變得似是而非,一切的不了解變得了了。沒有了浪漫之水份, 眼晴枯乾,嘴巴嘗不到淚水的鹹味,是之為乏味!

當然,亦會有人繼續追尋那時的浪漫,其中一個是日本漫畫家浦沢直樹 Naoki Urasawa。繼還未完結《20世紀少年》,他 繼續追尋手塚的理想人間的「理型」,創作了最新漫畫 連載《PLUTO 布魯圖》,向手塚致敬。故事以《小飛俠—地上最強機械人》為藍本,改以原為配角的德國籍機械人「基斯克」作為主角,當然「小飛俠阿童木」 也會 「出場」。浦沢的序事扣人心弦、人物描寫細膩及畫功了得,往往在故事內也流露著浪漫感覺,這當屬令人期待的作品。

(有關浦沢直樹的 更多,請參閱他的已完成的舊作《Happy!》《柔之道》《Monster》等。)

表參道山Omotesando Hills

清拆前的同潤會青山公寓

清拆前的同潤會青山公寓 | © Forgemind.net

二零零六年二月十一日,位於日本青山表參道的 Omotesando Hills 綜合商住設施竣工開幕。表參道現屬世界高級時裝品牌的集中地,而當然本身也聚集了不少名牌在內,使之立即成為熱點。它的前身是為一列平 排三、四層高的舊公 寓,名為「同潤會青山公寓」,由日本著名建築師安藤忠雄負責設計。經過漫長磋商,最終 完成現在的拆建方案。

同潤會青山公寓是由「財團法人同潤會」組織為安置關東大地震的居民,於一九二七年建成的早期日本大型都市集合式住宅。它的整體設施非常齊備,一應俱全,有 娛樂室、食堂、 公共浴室等,所以具有文化價值及重大歷史價值。對於所有建築師而說,重建舊建築的首要原則佳是盡量保留原有價值,但半數原有居民卻欲將之完全拆除,令 保留部分老房子的設計方案加上一重難關。就算保留方案本身也有不少問題,其一為現今建築法規對走廊寬度、樓層高度等,都與這老房子不同。多次與原有居民磋 商,及後得到其他社會人士支持,才得現時方案落實。

二零零六年Omotesando Hills的同潤館

二零零六年Omotesando Hills的同潤館

為保與周遭環境協調配合,中央本館綜合大樓高度保持五、六層高規劃,西翼住宅則為三、四層高,不高於表參道旁的櫸樹林蔭。天台更將整個天面綠化,保留原有 公寓的綠化比例。Omotesando Hills  外貌一貫安藤忠雄的簡潔明快,使用清水混凝土、玻璃及金屬建材;內部也一貫著重流動線的處理及置身者的體會,構想商舖走廊呈微斜的迴旋型設計, 角 度參照原有表參道的微斜,配以穿插式上下行電梯。內部設計精 粹在於商舖走廊的兩旁,重現人民的 集體記憶,令人置身 舊公寓旁街道上一樣的感覺。

西館地面除有向街商舖外,樓上有共三十八戶住宅,亦設有可以短租一個月的 Service Apartment,不妨考慮入住唯一公開的安藤忠雄所設計的住宅。

同潤館側的公共洗手間

同潤館側的公共洗手間

在中央本館綜合大樓的最東南端,為保留舊公寓的歷史價值,安藤仿照舊公寓模樣,用新材料完完全全複製了一個單元的同潤館,更巧 妙地連接中央本館綜合 大樓,又再次顯示安藤一貫新舊溶 合的手法。同潤館部分會用作公眾可租用的展覽場地,及一個獨立的小賣部,售賣一些藝術家(例如草間彌生)的精品。

不知為何,同潤館前方街道上座落了一座新建的別緻的 獨立洗手間,設計與中央本館統一,一樣精巧兼清潔乾淨(那當然耶!),必到之選。

活著的百貨文化—中興與LaForet

「百貨文化從來沒有在這塊『國際』城市出現過!」這句話可能太苛刻,只能強說來自日本的Sogo 屬於這個行業的佼佼者。

位於東京原宿的LaForet

位於東京原宿的LaForet

無疑,Sogo 對香港及台灣兩地本土的百貨業有莫大的影響。在香港,只有 Sogo 才擁有絕對獨立的購物空間,與建築本體結合,帶動身處者的親身體驗。不 過,Sogo 所沒有的是一個獨特的意識形態,她只是一個 self-contented 的大型冷氣商場式百貨。至於其他百貨,連卡佛、LCX、 Log-on、Harvey Nichols 等有發揮本體獨立的形象間空(不是意識形態),而沒有的空間當然是地產空間,配合其獨特的百貨業流動線。

在台灣,Sogo 就對其百貨業有重大的影響。最重要的是推動了中興百貨的行銷定位,進而引發一場維持了十多年的意識形態廣 告的大風暴。至此,「中興」已經 成為時尚的代名詞。時尚不是可以用口來形容的,也不能單單造一兩個形象廣告,就變換本體落伍的意識形態。多年前,香港的百貨業還有推形象廣告的年代,它們 只是在 喊「我們是如何獨特的!」,而人們對於它們的意識形態是沒有改觀的。

很多人看台灣的文化不大認同,但要對台灣的百貨文化改觀,你便要看這本集合中興百貨由1988至1999年十二年間的廣告全集《NEW ARRIVAL》。製造廣告有很多方式,有的自說自話,有的自吹自擂。最有效的是以客觀的角色,去處理整個意念,潛藏該公司的意識形態,文案當然 要時尚兼潤飾 一番。

東京工藝大學藝術系學生早前於Museum LaForet Harajuku展覽畢業作品

東京工藝大學藝術系學生早前於Museum LaForet Harajuku展覽畢業作品

在另一邊廂的日本百貨文化,除我們認識的 Sogo 等,Parco 及 Tokyo Hands 也廣為經常旅日的人所熟識。大部分日本百貨都附設展覽場地,而展覽品則配合本體意識形態, 建立整體消費文化。要做到這事,沒有其他方法,只好親自興建大樓,建構自主的體驗空間。另一方面,廣告建構的意識形態空間亦極為重要。

前一篇文章介紹 Nagi Noda 作品時,曾提及日本潮流百貨店 LaForet。本店位於原宿的 LaForet,不但擁有一個偌大而位於頂層的展覽場館轉樓梯,於樓梯半層處加大樓面面積作購物空 間,主樓以 半圓形走廊設計連接樓 梯,創造一條單一的建築流動線,令身處者體驗整套建築及購物空間。要走上時尚潮流頂尖,由 Nagi Noda 操刀的 LaForet 廣告也有一手。她們創建一套 時尚方程式,把型格幽默地演繹, 設定美術風格屬前衛兼可觀,令觀者體驗她們更大的意識形態空間。

當Groovisions展覽完結時

位於東京銀座的ggg

位於東京銀座的ggg

Groovisions在 日本有一定知名度,來港展覽,或多或少都有大 眾到場。要吸引 他們,要有一些限量版 T-shirt、襟章等發售。所以話知名度要包裝出來,有知名度也要繼續包裝下去。睇完展覽,付少少錢買個紀念品,還是值得,還是需 要。

Chappie 要回家了,有誰來接力呢?香港的 MoMA,要等十年八載。不談國立展覽館,日本有許多許多民辦藝術館,有多的辦得出色,甚多不收入場費。 要算出色,非位於銀座的Ginza Graphic Gallery (ggg)莫屬!  ggg 策劃展覽數目多達 240次以上,不敢說個個精采,而我早陣子到在那兒看一個精采非凡的個人展—“Nagi Noda:HanPanda Contemporary Art Exhibition”。

Nagi Noda的HanPanda

Nagi Noda的HanPanda

Nagi Noda是日本近期其中一個出色的 Art Director,指導了一些經典的作品,包括日本潮流百貨店 LaForet及 HanPanda 等, 而她的展覽主打便是 HanPanda了。在她的廣告作品出現過的原大 HanPanda costume,與她新近創作的火燒熱溶 costume 都匯聚 一起,一排一排地展示於 ggg 地面展覽廳。在地庫展覽廳,則放置了她的電視廣告片 showreel、平面廣告壁報、三本 making-of 相簿、與一些拍攝過廣告的 costumes 及 props 等。看過,喝采過(日本人比較內斂,所以無真的叫出口!),便是買紀念品的時侯。一本精裝作品集,及一套三件的兩吋 HanPanda figure 就跟我回了香港,但好後悔無買那個十吋HanPanda毛公仔!X__X

從日本ggg購入的一些紀念品

從日本ggg購入的一些紀念品

要看她的真跡,現在要到法國巴黎是也。她的首個海外個展,已於4月3日至29日於Colette展 出。退一步,可以買一本她的作品集《Gas Book#22:Nagi Noda》或《ggg Books#73:Nagi Noda》。不知在香港有錢而又 真正識貨的人,會否主動邀請她來展出。又或 者最好與ggg聯袂,在港成立一間香港ggg,line up所有展覧來開a second show…而地點我亦選了港島中區歌賦街 (Gough Street),名字叫“Gough Graphic Gallery”,並誠邀朱祖兒辦開幕展!到期時,西九龍MoMA…也要讓位。

續步點擊地址 | from drezier's blog [邊個話搵NUMBER (N)INE總壇好難?] dated 2006/5/20

邊個話搵Number (N)ine總壇好難?

Mapion的網站

Mapion的網站 | © mapion.co.jp

從前要在日本找一個地方,絕對不易。設定地址的邏輯,不是 我們熟悉的,又「丁目」,又街區,複雜到嘔。 就算買本所謂「日本攻略」,地圖非常之簡陋,地址又不一定詳述,又無指北。明明在那個路口,不知為何搵不到。如果「打的」,仲大鑊,的士司機都不一定認路,繞大圈是也。

續步點擊地址

續步點擊地址 | © mapion.co.jp

好在現在科技進步,有互聯網、有人造衛星圖片、有網上地址搜尋,而日本 Yahoo! 地圖更將地圖結合衛星圖片(不過,其實無謂之作!)。最好用的莫過於日本的 Mapion BB網站的地址搜尋系統(網址為 www.mapion.co.jp )。 不過,尋找地址位置,一定要由 www.mapion.co.jp/bb 開始,但操作 非常簡易。 人人都話日本新一代時裝品牌Number (N)ine的總壇是最難搵的,但有了Mapion幫手就掂!首先,當然要有地址(東京都涉谷區惠比壽2丁目16-6),在 http://www.mapion.co.jp/bb 網頁下方點擊「東京都」,再繼續找出「涉谷區」,再找「惠比壽」,繼而點擊「2丁目」、「16」及「6」。一幅詳 盡的地圖就會跳出來,而所屬的位置是以紅色的星形顯示。你亦可於網頁左上方的比例標尺點擊「—」號,另一幅比例細一級的地圖跳出來,更可睇到 JR 車站的位 置。一看之下,由車站步行而往亦可接受。

Number (N)ine的位置圖

Number (N)ine的位置圖 | © mapion.co.jp

以上所介紹的,當然不一定是找名店,找出名出色的建築,亦屬一絕。不過,最好配合Google的地圖加衛星圖的系統(網址為 maps.google.com )。 Google 的尋找功能不及 Mapion,只能在首頁輸入「tokyo, japan」,然後續下續下點擊而放大地圖,直至到達所找位置。最爽的,是右上方的「Satellite」按鍵。只需在所找到的地方點擊「Satellite」,一幅不可思意的人造衛星圖片跳出來嚇你!嘩,可以清晰看到大廈建築物,要找名師建築景點,不難也。

連JR站的地圖顯示

連JR站的地圖顯示 | © mapion.co.j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