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hen Dream Comes Reality

《Stay》電影海報

《Stay》電影海報 | © 20th Century Fox

有否發過一些特別的夢?不是那些靈異的或色情的,而是一些 seriously art-directed 的、美化 了的夢。有一次,夢見一片沙漠大平原上的一座座 Refinery Plant 裡,在黑夜裡的微弱的黃黃綠綠燈光下,所有境像就像「Dick Tracy」剪影動畫一般,而我所夢見的的確確是一幕幕動畫。動畫夢境中,突然出現了一個黑影,那個黑影飛到我的跟前。原來是「蝙蝠俠」!而我立 刻使出一招「橡膠飛腿」(我應該是「橡膠俠」吧!),「蝙蝠俠」小跳閃避後,便回敬一招「蝙蝠飛鏢」,我以體操般「橡膠小跳」(上身先躍起空中而雙腳還站在地上,腹部拉長了十倍以上,跟著下身才隨著上身彈上半 空),以前空翻跳至「蝙蝠俠」的 後方。誰不知,他使出同一招「橡膠小跳」 躍身於我後方⋯我也給他的複製招式嚇醒了。

另一個「異境」,「發生」於一幢偌大的沒有甚麼裝飾的歐洲大屋內。我開始躲躲閃閃地走進一間密室,隨即與同行的同黨開始嘗試打開那裡的保險庫。原來我們這 伙身穿普 通街頭服的匪幫,來一幕《Mission: Impossible》式盜竊大行動。在準備打開保險庫最後一刻,我醒了。平平無奇耶!精采部分是在「第二段」,迷迷糊糊間我再次睡著。我再一次 回到似是同一個開場「場景」,身處一幢偌大的歐洲大屋內, 所有景物跟之前的一模一樣,不同的是裝修得非常華麗的 Baroque 式的。每一個動 作,每一個分鏡,都 跟之前一模一樣,我們再次偷進那間密室。不得了,當 我回看後方的同黨時,發現我的女同黨突然美麗了許多。她化了舞台式化妝,還穿上了緊身低胸黑色皮革 jumpsuit 行動服,而我也穿上了相似的服飾,及頭 帶通訊用的 headset。下一個行動,我當然清楚,所有事物是認真的 art-directed⋯醒來後,我才醒覺第一段是一個 rehearsal,而第 二段才是正式「公演」。

多年來,我不斷在想怎樣才可以拍出一駒夢境的電影?直至最近看了電影《Stay》, 我才洞悉夢境是如何演繹及 art direction。大家一定發過夢,所以會明 白我不能用文字來形容,也不能嘗試評論電影的編劇等,因為夢境是不能評定邏輯及標準的。請大家自己瞧瞧吧!

(有關《Stay》導演 Marc Foster 的更多參考,請看二零零四年的電影《Finding Neverland》及二零零一年的電影《Monster’s Ball》。)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w

Connecting to %s